血精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盘龙城遗址博物院特展,长江流域青铜器精品 [复制链接]

1#
白癜风医院杭州哪家好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713938061212457428&wfr=spider&for=pc

赞赏可以帮助我走得更远,感谢支持。

盘龙城遗址博物院6月12日开了一个新展,“长江万里青——长江流域青铜器精品展”。这个展持续到11月底,所以虽然最近武汉也有疫情,但是不用担心错过这个展览。

其实这个展览我一开始并不想去看,因为里面的几乎所有展品我都看过。尤其有些是这一年来繁复看过。加之离我上次去盘龙城才过了一个多月。

但看展览就是这样,当你去思考,你会有一些观点。然后你发现你并没有那么天才首先提出这些观点,早就有人默默在研究,甚至策划了专题展览。

毕竟长江流域青铜器给我们留下了太大的想象空间。而且这几个省几乎每个拿出来都是极其重要的青铜器发现,湖北武汉盘龙城,随州曾随之谜,四川广汉三星堆,成都金沙,江西新干大洋洲,安徽阜南龙虎纹尊,哪个不是鼎鼎大名,网红文物一大把。

所以今天我想重新屡一下我认为的青铜器南下的传播路线。

夏到商早期,青铜器的绝对中心在中原,在黄河流域。

随后,大量青铜器转移到了长江流域的武汉盘龙城。原因未知,可能是分封,也可能是逃难。

盘龙城青铜器的下限是年前的白家庄期,但不完全一样,中原白家庄期的青铜尊肩上有兽首装饰,这种设计不见于盘龙城。

一定要记住白家庄期,它很重要。

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大概率是因为这些青铜器来到盘龙城时,肩部有兽首的设计还没出现。但是也不能排除这种设计是从盘龙城反向输入郑州,郑州工匠在盘龙城样式基础上做的改进。

但是目前没有证据证明盘龙城有能力铸造复杂的青铜器,目前发现的铸铜遗址只找到一些铜渣,并没有大型青铜器的模范残留。

盘龙城到殷墟崛起就没落了,这种变化可能是商王朝迁都殷墟后主动收缩南部边界。所以没有殷墟风格的青铜器传入盘龙城。

盘龙城到这里就告一段落了。

但是白家庄期风格的青铜器仅仅流向了盘龙城吗?年这个节点在青铜时代到底意味着什么?

郑州在年这个时间点向盘龙城输出了最后一批青铜器。

随后经过改良的新一代产品向东南进入了安徽,阜阳市阜南县年出水了8件青铜器。都较为独特,其中有最出名的龙虎纹尊。

阜南这批青铜器虽然只有8件,但年以来,考古队在台家寺遗址发现了完整的方形围沟、大型建筑、铸造遗存、奠基坑、祭祀坑、贵族墓葬等重要遗迹。并且基本确定了龙虎纹尊是本地铸造。

所以阜南台家寺成为另一个对外输出的中转站。

为什么是阜南?是因为铜陵的铜矿吗?

阜南作为从铜陵到郑州的中转点。是否白家庄风格的青铜器铸造技术由此经过铜陵进入长江,一分为二,一只向南进入江西,传入吴城遗址催生了新干大洋洲。

另一只则顺长江而上,到达公里外的四川德阳,影响了三星堆的璀璨青铜器。

并且往四川一支在半路上影响了湖北荆州,

而大洋洲则在辐射范围内影响了长沙的宁乡炭河里。

真是如此吗?不确定。

阜南的龙虎纹尊有一个极类似的出现在三星堆。

三星堆的大部分尊,罍,瓿等青铜器有几乎一样的器型出现在荆州,炭河里和大洋洲。

而这些青铜器最大的特点是他们在白家庄风格的基础上还吸收了最新的殷墟风格——有雷纹,有浮雕主纹。但受影响的只是工艺,器型还是在白家庄风格的尊,罍,瓿上继续发展。

这几乎成了一个连线题。

当所有地方被连起来,唯一被排除在外面的反而是盘龙城。

按照上述做个排序,那么:

郑州盘龙城阜南铜陵?新干大洋洲≈湖北荆州≈三星堆≥宁乡炭河里。

其中铜陵是我猜的,我看了铜陵博物馆的在线展览,青铜器展厅虽然说从商早期铜陵就是商王朝的铜料供应地,但展厅内最早的青铜器也要到春秋以后。

并且一直以来,江西瑞昌铜矿,湖北铜绿山铜矿都说是供应王畿。

如果盘龙城的作用正是保护铜料运输通道的顺畅,那盘龙城没落以后怎么办?

是否盘龙城的没落导致铜绿山的铜料受阻,而瑞昌和铜陵的铜矿通过阜南继续北上保证了迁都洹北商城以及殷墟后商王朝年的铜料供应?

也正因如此,阜南青铜器虽同属白家庄期但略晚于盘龙城,而后更加新颖的殷墟风格也才通过这里辐射了整个长江流域?

即便不是铜陵,也得是什么其他地方。

至于盘龙城对三星堆有没有影响,也许有。但是从青铜器的风格来讲,我觉得主要影响还是来自时间更晚的长江下游这几个省份。

大概率经过阜南台家寺传入长江流域,阜南到江西之间应该还有一站,不确定是不是铜陵。

宁乡炭河里不仅仅收到大洋洲青铜器的影响,还有周灭商后商人遗民带来的中原青铜器,这个遗址一直持续到西周时期,是和我们熟知的青铜器差距最小的。

湖南青铜器影响催生了后来的越式青铜器,因为本地风格和中原风格的结合,湖南青铜器的风格较为多变。

除此之外,陕西汉中的城固县和洋县是另一个奇葩,出土青铜器涵盖了整个商代,有二里岗风格,白家庄风格,殷墟风格,南方风格还有自己的特色。

但洋县青铜器极低调,轻易不展出。我只查到年在成都博物馆展过一次。洋县和前面几个省的关系究竟如何,目前的观点基本都和巴人有关。

洋县铜器中的白家庄期青铜尊肩部绝大部分装饰兽首,所以可能也不是直接受盘龙城影响。

鉴于展览也没有把洋县青铜器纳入范围。我也只见过一两件实物。所以这次不做讨论。

以上是商代南方

西周初期延续了商代的青铜器风格。西周早期对青铜器铸造的控制比之前严格很多。这其实是正常,小邦周征服大邑商。统治者的落后是全面落后。你找个乡长来当国王。他如何消化理解国家的运作都是问题。

加上西周初期局势不稳,三监之乱自家兄弟和殷商移民裹挟在一起造反。铜作为重要的战略物资自然需要加强管控。首先封国本身都不大,给你铜料你也未必有足够的水平铸造青铜器。但大的不好造小的总可以吧?给你铜料你做出来一大堆箭头武器怎么办?

所以基本上绝大多数标准器我们在全国各个省的博物馆都能看到,并且区别很小,原因绝不是仿造,而是因为在首都得到嘉奖后就地铸造,甚至可能根本不给你机会见到实物,而是直接去铸铜作坊领成品,顺带把嘉奖的理由写上去。

所以这个时期开始青铜器神性下降的同时作为家族荣誉的功能反而增加了。也就是说祭祀鬼神的东西逐渐从国家宗庙开始向自家祠堂转移。

但也不是没有例外。

湖北随州发现的一些列曾国青铜器一方面具有普遍性,和全国其他地方出土的并没有太大区别,但也有一些高浮雕风格的铜罍等主要出土于周王朝的边疆重镇。

尤其安居羊子山出土的一些列青铜器十分独特,其中各种神面纹独一无二。其他诸如一件器物上有两个双龙共首纹的类型此次我在晋商博物院见到几乎一样的,但鉴于晋商博物院都是追缴文物,他们的出土地未必都在山西。

随州,四川彭县竹瓦街,辽宁喀左窖藏均出土类似的器型,比如双牛共首罍,蟠龙盖铜罍等。

这些器型为什么核心区域没有?到底是因为他们是周王给边疆兄弟们的特工,还是直接给了政策你们自己做?还是都在随州做,然后因为各种原因分别去了不同的地方?

这些都没有答案,目前我们在湖北也没有发现可能铸造随州青铜器的铸铜遗址。

但我仍然认为应该是周王派了工匠在随州当地铸造。

总体来讲,西周早中期因为周王室的强大,对青铜铸造技术外流进行了有效控制,目前南方各省可见的青铜器大宗主要还是西周晚期到春秋之后。

虽然曾国在随州一直持续了年,历经西周,春秋到战国中后期才被楚国所灭。但春秋以后的曾国青铜器似乎没有看出多少和西周曾国青铜器的直接联系,春秋以后的器型和纹饰更多受西周晚期的纹饰和楚国风格的影响。

湖北特殊的的历史地位使得早商和周初都成为王朝的南方重镇,所以也有着辉煌丰富的青铜器遗存。虽然春秋以后楚国的强盛使得楚文化深刻影响后世,但那是后起的强势。

我们并不能说盘龙城一定影响了长江流域的商代青铜器,也不能说曾国影响了西周南方青铜器。但长江流域的青铜器的的确确因为楚文化的强势崛起随后被汉代继承并且一直影响到今天。

铜戈西周早期

随州叶家山M

同上,西周初期的随州青铜器充满了惊喜。

太保虘钺

叶家山M

这是典型西周诸侯的权力象征,随州,甘肃,梁带村,上海博物馆等都有。

铜钺战国

湖南省博物馆

虎耳虎形扁足圆鼎商代

新干大洋洲

鱼伯彭尊西周早期

叶家山M27

典型的西周觚形尊

铜尊

盘龙城出土。

风格是白家庄期,但是这种突出的大牛头纹饰似乎只在武汉见过。

铜尊

商代晚期

提梁壶

盘龙城李家嘴M1出土

是已知我国最早用分铸法铸成的青铜礼器

铜方壶春秋

这种形制的铜方壶是典型的楚系青铜器,但也影响了北方的晋系青铜器,比如太原赵卿墓中就出土了比他精美的多的

铜壶

西周早期

叶家山M27

山西有类似器型出土

铜提梁壶

战国中期

文峰塔M18

兽面纹铜觥

西周早期叶家山M27

叶家山唯一一件铜觥

铜罍

盘龙城杨家湾M19

铜罍

盘龙城王家嘴采集

铜斝

盘龙城杨家嘴M9

铜斗

叶家山M

带鋬觚形器

盘龙城杨家湾M17

应该是铜觚的替代品,仅此一件

膫君铜甗战国

随州文峰塔M18

三羊纹铜鬲

湖南省博物馆

这种就是典型的南方产物

噩中方盖鼎

西周早期

安居羊子山M4

噩国青铜器具有典型的晚商纹饰又有自己的特色。

夔龙扁足作宝鼎

西周早期

叶家山M65

对比一下和大洋洲的扁足圆鼎

这几件都是湖南本地铸造的青铜器

一方面他们吸收了晚商的纹饰,但又不完全一样。

虎耳方鼎

新干大洋洲

大洋洲所出的方鼎既有e二里岗风格的大方鼎,也有殷墟风格的小方鼎。后者纹饰细密的多,可以看出他在保留了商代中期纹饰特点的基础上进行了自己的创新。

铜簋

这种风格很少见。

蛙纹铜铙

长沙博物馆

两个眼睛是青蛙。这种巨型铙是南方独有。

曾侯丙方缶

战国中期

至今看都是最精美的设计。

曾侯丙确实比曾侯乙年代晚,但不确定他们是不是父子。

铜尊

三星堆二号祭祀坑

这是普遍存在于南方的铜尊,中间的纹饰是一个笑容邪魅的神面,以前的推文我描过图这里就不放了,其实当你把这种神面纹和下方的青铜面具对比时,就会发现他们十分相似。

所以三星堆并不神秘,他只是进一步把中原的平面纹饰做成了立体的。

蟠龙兽首铜罍

西周早期

叶家山M

我的最爱。这两件仅这一件我就起码在4个不同博物馆见过。每次见都久久不愿离去。

尤其从侧面看盖子上的蟠龙身长双爪扒住地面,正面在看的时候它那今天看略显圆润的脑袋却无处不散发着震慑。

0年前如果我见到他,一定是跪在地上,而他责摆在案上,以比今天更加高的姿态俯瞰着我。

铜尊

春秋

湖南省博物馆

典型湖南本地的纹饰风格。

鴞酉

湖南省博物馆

受大洋洲青铜器风格影响的鴞酉

铜罍

战国

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元素都是战国的元素但是从纹饰到器型,铺首都和常见的不太一样。

铜夔龙形饰

铜持柄钺形饰

浮雕虎纹铜戈

战国

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

虎的形象在南方使用特别多,但其实在北方也一样也不少。

曲柄盉春秋

安徽舒城县文物管理所

信阳黄君孟夫人墓中有个类似的,信阳和安徽六安很近。

铜编钟

叶家山M

这是目前数量最多的西周早期编钟,一件镈钟,4件编钟。音阶连续,是凑成一套的,但他们本身并不是同一套。这样的情况在西周晋侯稣钟也有出现,应该是来自于战利品。

尤其那面镈钟,并不是中原文化的产物,应该属于大洋洲文化圈。

铜镈钟

西周

随州三里岗毛家冲出土

这件也同样不属于随州本地文化,应该也是来自于大洋洲文化圈,尤其上方的风鸟,这种造型也普遍见于南方青铜器,比如三星堆和汉中的洋县青铜器。

对比一下湖南的铙和下面新干大洋洲的青铜铙。继承关系十分明显。

那个老撕机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